新浪ID@大屌歪 图丑,禁二次上传

【老炮儿同人】小炮儿(谭小飞X张晓波)56

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夜么虎子:

第五十六章




今儿晚上的这场比赛叫春季亚洲扑克牌友谊联赛,既然范围是整个亚洲,那么出席的国家代表自然不会少。亚洲一共48个国家,撇去其中因为战火纷飞、政治意识形态不同、民生民俗或者宗教信仰之类的问题所以不参赛的国家,比如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巴勒斯坦、巴基斯坦、朝鲜、尼泊尔等等,剩下的也有32个国家的代表如约前来。




大赛八点开始,以四人小组赛出线模式为主,每桌选手由电脑随机分配,在规定的半个小时以内,赢得筹码最多的前两人出线。淘汰掉一半,然后再继续随机分配,进行第二轮小组出线,将选手淘汰至八人,最后进入八人圆桌大决赛,整个比赛的时常大约在两个小时左右。




会场开设了外围赌局,可供所有现场观众进行投注。夺冠的热门人选除了马来西亚代表千王Grace Lee以外,还有以出色的数学能力而闻名的日本代表神算小山藤介、印度代表魔术手迪让Dheeraj Gupta、印尼代表幸运阿里Raden Ali Faizal等等。




至于澳门,则是和香港协会方面联名,代表中国派出了一位曾屡次在欧洲各级比赛里获得德州扑克牌锦标赛冠军的BBC小伙子Edison Lau,作为中方的参赛选手出席比赛。他的胜算也不小,有不少大陆的客人出于爱国的原因买他赢。




一共八张最豪华的梭哈赌桌,分别摆放在大厅的不同位置,四周围着隔离线。每张桌子上都有八架内部监控录像机谨防选手出千,但如果你的技术已经足够瞒过高科技电子眼,那么就另当别论了。另外每张桌子还配有两台摄像机和一架大型话筒,进行现场直播,屏幕就设置在该赌桌的最上方。虽然所有选手基本都说英文,但是由于国籍毕竟不同,所以各种奇特的口音充斥着整个会场。




张晓波挤在前头听他们的对话,简直被那些古怪的口音绕得晕头转向。




“这说的都是什么啊?”张晓波扭头问谭小飞,他现在就站在Grace所在的那张赌桌旁边不远,隔着警戒线观看赌桌正上方垂吊下来的大屏幕直播。这张桌上坐了四个选手,除了大马的千术女王Grace以外,还有中国的那个锦标赛冠军Edison,哈萨克斯坦的牌王克里木诺夫,以及文莱有赌坛公主美誉的萨勒哈。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张晓波觉得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赶紧了解一下Grace打牌的风格,所以今天的比赛他是跟定Grace了。




“这一局走到这里,已经只剩下克里木诺夫和Grace在跟了。”谭小飞对张晓波解释起了这里头的门道,谭小飞对牌理是十分精通的,只不过光会说不能打而已。




目前,克里木诺夫的牌面是梅花6、方片8、黑桃9,底牌不知道。Grace牌面一对K,一个红心4,底牌不知道,他们两个正在互相试探。克里木诺夫觉得自己可以博顺子,至于Grace,如果她的底牌是K,那么她就可以博炸弹,如果她的底牌是4,她可以博Fullhouse……




实际上想要达到小组出线,除了放手一搏,尽量增加赢率以外。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减少输率。比如Edison,他用的就是这招。本次大赛,会场为每位小组赛选手提供的固定筹码都是1000万美金,每轮的基础注筹为10万美金,Edison目前为止只赢过一次,但他的目前的筹码却是桌上第二多的,因为他没输过。




Edison从一开始就反复弃牌,所以他每局只会固定输10万美金基础投注,虽然赢不了这一桌第一名小组出线的人,但是他却可以稳赢输得更多的那两个人,拿到第二位的出线权。这方法虽然窝囊了点,但却着实是很聪明的做法,可见Edison应该是一个性格非常稳的人。这跟他西装笔挺,衬衫纽扣恨不得系到脸上去的严肃形象也十分吻合。




“原来还可以这样啊……”张晓波在Edison身上扫了两眼,Edison的外表看起来特别像北大清华里的那种理科学霸,戴着一副格外厚重的黑框眼镜,神情看似呆滞实则精明聪颖。




这头正说着,克里木诺夫又加了一百万的注,Grace跟了。荷官发了第五张牌,克里木诺夫是一个梅花10,而Grace是一个方片4。梅花10大方片4,所以这局是克里木诺夫说话,他在犹豫是否加注。




“Grace偷鸡,克里木诺夫上当了。”谭小飞悄声说道,他本就有天赋,又跟谭军耀学揣摩人心学了那么多年,不说超越谭军耀吧,但怎么也能博个不相上下了。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哪怕最细微的瞳孔变化,谭小飞都能捕捉到,并吃透这反应的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




谭小飞就是手气太差,老天爷不赏这口饭,不然的话他在赌桌上肯定会很厉害。




然后,就在谭小飞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张晓波就看到那个外国壮汉克里木诺夫把自己的牌扣上了。




“克里木诺夫的底牌是7,Grace的底牌既不是K,也不是4。”谭小飞继续平静的叙述。




果然,等Grace把底牌掀开时候,摆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红心3,一对K一对4一个3,仅仅是一个Two Pairs罢了。克里木诺夫见状当时就急了,他愤慨万分的把自己的牌都翻了过来,却是6、7、8、9、10顺子……




“谭小飞,你这叫不会打牌?”张晓波瞪着谭小飞,那么请问,究竟要到什么程度才算会打牌?




“我只说我赌运差而已,但理论还是懂的。”谭小飞说道,刚才张晓波给他上了一堂课,那么现在他也给张晓波上一堂课,算是礼尚往来吧。




“张晓波,你记住,Grace打牌的时候酷爱偷鸡,并且成功率非常高,这说明她骗人的技术很好,她的心理学造诣不亚于她的千术。”谭小飞也许能凭借谭军耀揣摩人心的那套理论识破Grace的伪装,分清楚她什么时候在说谎,什么时候不是,但毕竟即将跟Grace对弈的人是张晓波。张晓波并不懂谭军耀的那套理论。




当然,张晓波也不需要懂。




“张晓波,我有你没有的东西,但是你也有我没有的东西。”谭小飞扳着张晓波的肩膀,郑而重之的说道:“其实我一直不想让你去面对这个真实而残酷的世界,因为我怕你有朝一日会看清我的卑劣,从而放弃我……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你不会放弃我,并不是因为我的为人,而是因为你的为人。”




“张晓波,我今天要帮你挖掘出一个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拥有的本事。不要用你的眼睛去看表面,也不要用你的耳朵去听谎言。要用你的心去看人,用你的感觉去触摸真相。”张晓波有一颗无比干净的心,可以让世间一切谎言和伪装都无所遁形,他的心能帮他去聆听到别人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这个本领,其实张晓波一直都有,只不过谭小飞不愿意让张晓波意识到罢了,他不想让张晓波变得……厉害……因为他希望张晓波能活在他的保护之下,在他的羽翼之下,在他为张晓波建造的乌托邦世界里。




可事实是,不管他再怎么隐藏,雄鹰终究不会变成金丝鸟,它总有一天要展开翅膀飞到九天之外的……所以,现在,谭小飞必需得学会一个新课题,那个课题的名字就叫做:放手。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张晓波每日自省吾身,总在不断的进步。谭小飞觉得,他也不能总是落在后头,他也得改变自己才行。




出狱以来的这一段时间,跟张晓波在一起的日子里,张晓波的言传身教,着实是让谭小飞明白了很多新的道理。也让谭小飞愿意放弃自己过去的偏执,就像张晓波说的那样,他们两个一起并肩携手,去做更好的自己。




“张晓波,要分清楚一个人是否在说谎,首先,你得学会看他的眼睛。”谭小飞将张晓波推到最前方,正面对着Grace所在的方向,在张晓波耳边轻声说道:“现在,你注意看Grace的眼睛,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想,用你的心去感受Grace真实的想法。”




张晓波闻言点了点头,暗暗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他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盯着Grace的双眼,必需得承认,那是一双非常美丽且极具诱惑力的眼睛,就像谭小飞的那双深邃的黑眸一样,能够传递无数的信息。而他,必需要在其中分辨出虚假的信息,和真实的信息。




张晓波相信自己,他既然能够听到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当年那个无助的谭小飞,他内心最真实的声音。那么现在,他也能听到Grace的……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很难,因为通常大家总是喜欢看表面的东西,他们总是对自己充满了怀疑,同时也对整个世界充满了怀疑。所以他们陷在假象里,无法做到去伪存真,不断的重复着犹豫、却步与后悔的死循环。




但张晓波不会,张晓波不犹豫,不却步,也不会让自己再去后悔。




他的心就像显微镜,可以带他穿越乌云密布重峦叠嶂的山峰去看一草一木。他的坚定就像利刃,可以打破迷宫无数混乱失序的铜墙铁壁指向正确的路。然后,在一种极端专注的状态里,张晓波找到了谭小飞想让他找到的东西……




“Grace这一把的底牌很好。”张晓波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好?”谭小飞问道。




“她掀牌脚的时候很高兴。”




“那好,你再看看她现在的牌面,你觉得她的底牌应该是什么,才会让她这样高兴?”




张晓波看了一眼Grace的牌面,是红心10、红心J、红心Q、红心K……




“她的底牌是红心Ace。”张晓波说道,紧接着又补充分析道:“但她在装偷鸡,她说她的牌是Ace,但又故意露出痕迹,让别人产生误会,也就是说,她的本意是想让人以为她的牌不是Ace,她在设陷阱,引贪婪者上钩。”




其实我们说一个人很厉害,很会说谎很会设局,就像谭军耀那样,利用的无非就是人性中贪婪和恐惧的一面罢了。所以,只要你能够勘破自己内心的贪婪和恐惧,那么他们骗人时所使用的一切伎俩和手段,就再也不神秘,再也不艰涩了。它会幼稚得就像孩童手中的积木玩具,不过是建筑在泡沫上的海市蜃楼,轻轻一戳就会破灭。




张晓波的内心没有贪婪,没有恐惧,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穿透假象直达根本。而只要张晓波能够看穿Grace的伪装,这个赌桌上所有人的面具,那么剩下的一切推理,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没错,你看看谁上钩了?”谭小飞笑了起来。




张晓波在牌桌上扫视了一番,将每个人的眼睛都分析了一遍,最后说道:“那什么公主萨勒哈上钩了。”他看穿萨勒哈眼底真实的情绪,也就同时看穿了萨勒哈的想法和打算。




“很好。”谭小飞从后方抱住张晓波,在张晓波的耳边落下一吻:“张晓波,你要相信你自己。Grace是赌术专家,我就拿我自己当例子吧,如果她的心理学造诣不如我,那么我就可以完胜她。而如果她超过了我,那么她就可以骗过我,让我输得倾家荡产。”




“但张晓波,你要记住,不论她的心理学造诣深浅如何,她都永远无法骗过你。”




“因为我看的,是表相。而你看的,是真相,明白了吗?”




张晓波转过身来面对谭小飞,轻轻点了点头,一双璨若辰星的眼眸透着暖洋洋的笑意。




“别害怕。”谭小飞紧扣着张晓波肩膀的双手,传递着他对张晓波坚定的信任:“所谓赌术,无非就是骗术,心理学战术,只要你能看破她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不受贪婪的诱惑,不受恐惧的迷惑,那么你就可以打败她。”



评论
热度(449)

© 大歪有很屌的酒肆 | Powered by LOFTER